首页>>>专家新论  
    浅谈通过生活干预减少糖尿病用药
   
2型糖尿病是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长期作用的结果,从胰岛素抵抗为主伴胰岛素相对不足到胰岛素分泌不足为主伴胰岛素抵抗是目前公认的重要的发病机制。传统治疗是以阶梯治疗方式去应对进行性恶化的高血糖,例如,治疗通常从饮食控制和运动开始,逐渐发展到口服降糖药物单药治疗,如磺脲类胰岛素促
泌剂、增敏剂、α-葡萄糖苷酶抑制剂、餐时血糖调节剂等,血糖不能满意控制后采取联合治疗,许多糖尿病患者最终在多种口服降糖药物失效后需要应用胰岛素治疗来维持血糖稳定。
内蒙古乌兰浩特市人民医院健康管理中心于2009年1月至12月对5O例体重指数(BMI)大于28kg/m2的2型糖尿病患者进行减轻体重干预,具体减重方法依据个体化的原则,采用控制饮食量、改变食物营养成分(短期高蛋白饮食、地中海饮食、低碳水化合物饮食等)或采取轻度至中度运动项目(步行、平地骑自行车、缓跑、上楼梯、坡路骑自行车、打排球等) 当患者体重下降6kg时,可减少一种口服降
糖药或减少平均10单位胰岛素,血糖控制水平较减药前无升高。肥胖与2型糖尿病有密切关系,患2型糖尿病的日本人和中国人30%肥胖,北美人60%一7O%肥胖,Pima印第安人和南太平洋的Nauru和Samoa人全部肥胖。肥胖导致的胰岛素抵抗是2型糖尿病的主要危险因素,过去1O年的研究结果显示,肥胖患者的许多
内分泌、炎症反应和细胞内在信号通路发生异常。这些因素中可能只有其中的一个起主要作用,但它们之间都是互相关联的,并且在胰岛素抵抗的病理过程中存在动态相互作用。一项对中国重度肥胖患者腹腔镜垂直束带胃成形术前后一年的随访研究证实,体重下降的同时患者空腹胰岛素、胰岛素抵抗指数、血压、血
脂均得到明显改善。
全球目前有超过2.33亿糖尿病患者,且每年仍以700万的数量剧增,到2025年预计将达到3.8亿,由于生活方式逐渐向都市化转变,糖尿病这个最沉重的负担将会落在发展中国家身上。2型糖尿病目前尚无彻底根治方法,且医疗资源耗费巨大,并发症多,致残、致死率高。生活方式干预可以带来巨大收益,但是现实生活中往往缺少有效的监管措施,部分患者不能长期坚持饮食和运动干预,因此在现实生活中往往得不到如同试验研究那样理想的效果。当血糖不能满意控制时临床医生习惯于联合用药或增加胰岛素的剂量,这往往使肥胖患者体重更难控制,形成恶性循环。总之,生活方式的干预目前公认为是2型糖尿病的一线治疗,药物干预则为二线治疗,或作为生活方式干预的辅助治疗。作为临床医生不能只利用手中的药物,应重视强调减轻体重,减少用药,减轻患者经济及心理负担,才会产生良好的社会效益。
摘自《内蒙古中医药》
 


    摘自:SHKB